宗祠陵园 >>

宗祠陵园-大坞张家祠堂

副标题:大坞张家祠堂   文章来源:__   责任编辑:xuemenjun
  编辑 

上传时间:2015/11/22 15:25:32

从滕州市洪山口旅游区下来,走进大坞前街,只见两侧的店铺一家挨着一家,车辆行人熙熙攘攘,叫买叫卖声粗细长短嘈嘈杂杂。避开人流,转身跨进一条窄窄的胡同,一道南北而贯的砖墙隔断了外面的喧嚣,眼前是深邃而素朴的古典建筑,锈迹斑斑的门锁和颓废的门厅诉说着这座祠堂的沧桑。曾经的铅华早已洗尽,在喧嚣之后走进落寞,满园的荒草默默的忍受着时光和风雨的剥蚀。

这就是曾经享誉鲁南的大坞张家祠堂。

初冬时节,我们走进了这座历经苍桑的张家祠堂。虽然它没经历过天灾,却屡遇人祸。解放前,国民党部队作过指挥部;解放后作过小学校,文化大革命破坏过,市场经济又将前厅拆除盖起了门市房;如今,一些别有用心之徒,又将祠堂内的石狮盗走,并纵火焚毁了东门厅……岁月的更迭使它饱经风霜,目前保留完整的只有小小一处内院。

据《古滕张氏族谱》记载,张家祠堂始建于清朝康熙年间,“建正祠三楹、对厅三楹、家塾三楹”、“乾隆辛卯(公元1771年)春家祠告成”。张氏家祠建筑规模宏大,结构严谨,内外院落,既珠联璧合,又独立成章,是北方典型的四合院封闭式建筑风格。以正门、正厅为中心的南北轴线上,前后为两进院落。大门外两侧为大方砖砌八字墙,一对石狮拱卫。家祠的正门一般是不开的,只有重大活动才开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家祠的正门已经拆除,在原址上盖起了门市房,张氏族人进出家祠只好改走东门。

据大坞张氏族人介绍,张氏家祠现保存完好的只有内院,外院已经残破不堪,东门门厅多次遭到别有用心之人的纵火焚烧,学堂也有焚烧的痕迹。外院的学堂曾经用于办学,是用家祠的公款供张氏家族的贫困子弟免费读书的地方。内院由方砖铺地,东西两厅各三间,为卷棚屋盖,后有高大雄伟的堂厅,厅堂房屋均为歇山式砖木结构。堂厅是主厅,张氏的祖先牌位按支系和辈分分别摆放在堂厅和东西厅内。据大坞光坦家电城张经理讲,堂厅原来有两幅对联,厅门门框上的对联是清末书法家何绍基撰写的,上联是“旷典邀天家,忠义乡贤,已成千秋俎豆”;下联是“合享在私室,粢盛酒醴,尚冀奕世烝嘗”,非常可惜的是,这幅对联在文革中被砸坏。另一幅对联镶嵌在厅廊的柱子上,“木本水源聊展一时孝享,祖功宗德爰留百代家声”,突出了家祠的“孝”、“德”主题。

张氏家祠是张家祭祖的场所,北方人也称为家庙,据说张氏族人每年农历的二月十二日祭祖,俗称丁祭,要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。按照传统的仪式,要在族内选取一位辈分较长、威信较高的长者在前面当司仪喝礼,下面跪着参加祭祖者,多是各支系的头面人物,参加者穿着整洁、按辈分排列,大家表情严肃,认真祭拜。场面庄严肃穆,气势恢宏。如今,张氏家祠内的神龛、供桌、牌位、匾对等旧物已在文革中被扫地出门,唯一存在的是今人绘制的祖先画像。

张氏族人尊奉张瓒为一世祖,据山西盂县康熙年间《续修张氏族谱》记载,张瓒系唐朝名将张士贵三十五世孙,明朝初年由山西忻州迁滕。张士贵是唐朝著名的开国将军,他的传记,分别见于《旧唐书》卷八十三和《新唐书》卷九十二,《新唐书·张士贵传》记载:“张士贵,虢州卢氏人,本名忽峍,善骑射,膂力过人,弯弓百五十斤,左右射无空发。隋大业末,聚众为盗,攻剽城邑,远近患之,号为“忽峍贼”。高祖移檄招之,士贵即降,拜右光禄大夫。从征伐有功,赐爵新野县公,又从平洛阳,授虢州刺史,晋封为虢国公,右屯卫大将军。贞观七年,为龚州道行军总管,破反獠还,太宗闻其冒矢石先登,劳之曰“尝闻以忠报国者不顾身,于公见之”,累迁左领军大将军。显庆初卒,赠荆州都督,陪葬昭陵”。而张士贵的故事,则过多的出现在民间文学和一些野史中,他的形象和功绩则被扭曲和丑化。据赵万里整理编著的《薛仁贵征辽事略》后记记载,张士贵的“反面”形象最早出现在南宋时期。千百年来,由于话本小说和民间说唱艺人的丑化和污蔑,民间出现了许多有关“奸臣”张士贵的传说,张士贵的“奸臣”形象在民间广为流传。居住在各地的张士贵后裔也都纷纷隐瞒家史,不愿为外人所知。如今居住在山东省滕州市的张士贵的一支后裔,为了隐瞒家史,便将张瓒作为了一世祖,历史上真实的张士贵成为一个未解之谜。1972年,陕西省文物考古队在陕西省礼泉县马寨村发掘了张士贵的陪葬墓,出土了400多件珍贵文物以及由唐朝著名文学家上官仪撰文的张士贵墓志铭,其中墓志尤为珍贵,志文将近3000言,系统而又公正地对张士贵的一生作了极高的评价,张士贵的千年耻辱才被洗刷。

明初迁滕的张士贵后裔始终遵循为官清正、忠厚孝悌的祖训。出现了多位为政清廉、一身正气的廉吏。如明代山西布政司左布政使张中鸿,被山西人尊称为“布政老爷”,离任时,山西人民赠对联一副,“一脉书香留善国,百年祖德继容城”,成为滕州家喻户晓的名联。张瓒九世孙张盛美历任明代凤阳府节推、贵州道监察御史、钦差江南巡按,“生平嫉恶如仇,为官多惠政,屡挫于权贵,未尝少降”,面对魏忠贤的权势仍“执法如一,以严明为治”,深得百姓的爱戴,离别之日,“百姓焚香哭送,数百里不绝”。

时光荏苒,如今的张氏家祠周围已经发生了巨变:高耸的大楼、喧嚣的市场把这个散发着神秘气息的古老建筑包围其中。它虽然沉默,虽然孤独,虽然门前的旗杆早已不见了踪影,门柱朱漆已经剥落,但是蓝天古瓦、绿树石狮、青砖铺地,拾级而上,一种没落的贵族气隐隐而现。那些古老建筑屋脊上的怪兽,依然峥嵘耸立在蓝天碧云之下,它曾有过的丰富语言,曾记载过的一段历史,却在很多人的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……

如今,张氏家祠已被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准为全省重点文物保护景点。曾经显赫一时的张氏家祠,仅百余年就只剩下了一座内院。它们的起始是何等的辉煌,终了又是何等的凄凉,难道真是应了古语“其兴也勃,其亡也忽”吗?面对身边越来越少的古建筑,面对作为人类文化信仰的家祠和庙宇,面对这浩劫之后仅存内院的张氏家祠,我想我们是不是应当扪心自问,面对世人,面对子孙后代,我们拿什么来证明我们有着五千年的文明,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。

0
0
0
浏览量:278   点此复制链接 分享阅读+
最 新 动 态 ↓
无标题文档
 
  • 页面手机端

        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  |  联系站长  |  友情链接  |  版权申明 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